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网站地图
狗万 提现完成

诗文专辑

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诗文专辑> 诗文专辑

张春林:在非洲艰苦的条件下生活,什么才最重要?

编辑: 更新于:2019-3-25 阅读:

       医疗队的驻地坐落在一处小山坡上,放眼望去,蓝天白云之下,错落着很多马国民居,高高低低、大大小小,砖房、木板房、茅草屋各具形态;远处是一抹抹翠绿的山,还有郁郁葱葱的树,“绿树村边合,青山郭外斜”的和谐景致让人不由得心旷神怡。驻地的院子很大,四四方方的,周围砌了砖墙,与热闹的村子相隔开来。十几间绿顶白墙的砖房构成了“L”型,被掩映在一片绿荫里。院子里散落着几株枝繁叶茂的荔枝树、芒果树,撑开巨大的树冠,威武地矗立着,形同忠厚的卫士;几株随风摇曳的椰子树,婀娜多姿地妆点在窗外;墙边还有几棵风雨中即兴弹唱的芭蕉,以及一大丛挺拔茂密的翠竹;绿草是最富有生命力的,疯长在房前屋后,好一派“芳草碧连天”的景象!

   

        借用赵雷的歌《小屋》来细述我的“雅舍”,倒也很恰当。“我的小屋,已经上了岁数,门上的油漆已经看不清楚……”建于上世纪八十年代的这些房子,已经年久失修,墙壁和顶蓬是陈旧黯淡的,门窗上的白油漆虽未斑驳,但早已失去了原有的光泽;门锁安了好几个,锈迹斑斑的,大多已呈下岗状态,那是经年累月几移其主的见证;不足15平米的屋内摆着一床、一柜、一桌、二椅,是马国常见的棕色实木家具,还有电脑、电视、空调和风扇。虽然我的生活好像一下子穿越到了过去的八十年代,但“三转一响、电灯电话”等设施还是有的,实木家具的那些条腿也达到了当时富裕之家应有的标准。“雅舍之陈设,只当得简朴二字,但洒扫拂拭,不使有纤尘……我有一几一椅一榻,酣睡写读,均已有着,我亦不复他求”(《雅舍小品》)。我的小屋比起梁先生的雅舍来,设施还是很齐备、很现代化的。东西二面墙上都有窗户,每天早晨五点多钟,彤红的朝阳从大海上升起之后就来光顾这里,照得小屋霞光万道的;午后的小屋沐浴在西窗的阳光里,一片灿烂;傍晚时分,夕阳的余晖又让它洒满了金黄。有阳光就有希望、就有欣喜,工作之余的我,能从容坦然地读书撰文,可以博古通今、怡情养性,自由舒适地生活在宁静与平和之中。虽业已中年,我却依然能够保留一份童真,秉承着良好的心态,兢兢业业地工作,知足常乐地生活。马国的生活虽然俭朴,但无须抱怨,幸福不仅仅是吃、穿、住、行的优越,更在于生活的充实、灵魂的静美,懂得什么样的生活才更适合自己,这是最重要的。窗外不时传来鸡鸣犬吠声,还有马国人的嬉笑喧闹,这是他们的世界,我只是一位匆匆的过客,但我会用全部的真心去面对,踏踏实实地在这里洒下辛勤的汗水,为援外医疗卫生事业做出贡献,多年以后回想起来,我可以问心无愧地说:“我支援过非洲,我曾帮助过那些挣扎在贫困线上的马国人民”,这是一份多么厚重而又难忘的人生经历啊!“斯是陋室,惟吾德馨……何陋之有”呢?! 

123

上篇:

下篇: